心能治癌?心臟能治病?

真耶?假耶?

看到這聳動的標題,我跟大家一樣實在不相信,我的知識告訴我,心臟是由一些肌肉組成的輸送血液幫浦,功能是壓縮血液,流通人體血管,帶來養分,帶走廢物。哪裡有功能治療癌症?

一定是網路惡搞,所以沒在意。

 

這篇文章「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癌症自愈源於心臟」。大家都應該耳熟能詳,看完就算了,當成耳邊風。

這個禮拜,我仔細上網搜索,發現了一些資訊,找出很多的文獻都忠實的研究了心臟確實能分泌荷爾蒙,強力的消滅癌細胞..非常驚人!!!

先講結論…”癌症自愈源於心臟一切都是真的

 

*****  先看這個故事  *****

2008年,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家衛斯理教授研究發現:心臟可以分泌,救人最後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可以在24小時內,殺死95%以上的癌細胞,而且對其他絕症也有極好的治療效果。

 

他深入研究后發現:心臟在非常平靜、快樂、喜悅時,會分泌一種氨酸荷爾蒙,能治療重大疾病和其他絕症。他的研究震驚世界,被譽為「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的科學家。

 

衛斯理教授的研究,源於他的好友:一對2003年時都患上了惡性腫瘤,生命僅剩下三個月的英國夫婦。他們在放棄治療后,選擇用兩個月的時間完成生命中最想完成的50件事,之後與旅行社訂下合約,傾盡餘下的四萬英鎊家產,做一趟豪華的環球旅行,條件是只要夫妻中任何一位在旅程中去世,合約就自動終止。旅行社到醫院查核,認為僅剩一個月的壽命下,簽訂此旅行合約十分划算,就訂下合約。結果,原本以為只有一個月的旅行卻持續了一年半。

 

而這對夫婦在同情旅行社即將破產,就自動解約返回家,赴醫院檢查時,發現所有的癌細胞全數消失,原本不治的惡疾竟在旅途中不藥而癒。這個情況引起了衛斯理極大的興趣。

 

***********    另一份報導   ***************

奇跡!

關於人體自癒的重大發現:癌症自癒源於心臟!

 

一個重大發現: 那就是心臟它不但能治癒你現有包括癌症的疾病,還能讓你不再有新的疾病

癌症自癒源於心臟!科學家最新發現:心臟才是人體的中心,而不是大腦。心臟的磁場比大腦強5000倍,磁場的範圍可從你身體延伸出去好幾公尺遠。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為心肌只不過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而己。但是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家威斯利教授向全世界宣佈:心臟可以分泌救人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在24小時內殺死95%以上的癌細胞,而且對其他絕症,也有極好的治療效果   

這是上帝送給所有絕望生命的最後一道出口,也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後一件禮物。威斯利也因此被譽為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的科學家。

而威斯利教授之所以能獲得成功,竟是因為他多年來對自己最親密的同窗好友,仍抱著一顆沉重的負疚之心......,三個人都是自己的好友,同時患癌,一對夫妻選擇環游世界結束生命,結果居然自癒了,一個卻被自己活生生拖進實驗室,最終亡故。

強烈的負疚和自責讓威斯利情緒極端低落。英國各大報紙關於「夫妻創奇跡,環遊世界癌症自癒」的報導,讓威斯利原本負疚的心更加內疚。最後,竟患上了輕度憂鬱症,實驗室的工作一度中止。   

但經過一段時間的“旅行療養”,威斯利的憂鬱症已得到緩解。隨後,他立刻投入到了緊張的課題設計過程中。這一次,他準備將人的情緒是如何對疾病產生作用,這一課題列為自己的研究目標,也就是他要揭開人體疾病自癒之謎。    

他要搞清楚:絕症自癒究竟只是個案和特例,還是只要在條件滿足時,就一定能成立的普遍原理。只有搞清這一點,他才能明白自己對老友究竟有沒有“犯罪”,是否剝奪了他的一次自癒良機。    

威斯利的課題立刻得到了院裡的批准。他成立了一個特別研究小組,專門研究人體的自癒機制。在此之前,人們只知道身患絕症之後,應積極採取各種康復措施,去調動和增強自體免疫力;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保持樂觀的情緒,這樣可以促使體內分泌更多的有益於健康的激素、酶類和乙醯膽鹼,使免疫系統和各器官功能調節到最佳狀態,從而戰勝疾病。    

但究竟是哪一種物質?運用什麼原理?通過什麼管道殺死癌細胞的?人類並不清楚。這也是大多數人,包括威斯利自己,在好友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寧願相信醫學手段,也不願相信小概率的人體自癒機制的原因。   

對心臟功能的研究一直是威斯利的工作重點,他此前獲得的所有榮譽都與這一項研究相關,這一次他更是將研究的物件鎖定為心臟。因為,心臟在他心目中是那麼神秘。   

 

自古以來,人們就在使用著諸如“心病”、“心情”、“心緒”、“心愛”之類的詞彙。   

他堅信:心臟的功能決不僅僅只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果然,他擁有自己的實驗室後,相繼發現了三種由心臟分泌的荷爾蒙。   

他認為這幾種荷爾蒙,對人體產生的影響應遠遠不止這些,20053月,威斯利和他的同事將從人體心臟分泌物中提取的四種荷爾蒙,全部注入到實驗室培養的人體胰腺癌細胞中,發現癌細胞的增長速度明顯減慢。他們又將這四種荷爾蒙,分別作用於胰腺癌細胞,發現單獨使用效果更好。   

其中,一種名叫縮氨酸荷爾蒙——也叫血管舒張因數的心臟分泌物,可以在24小時內殺死95%的胰腺癌細胞!最難能可貴的是:那僅剩的5%的癌細胞,其DNA的合成速度,似乎也由此受到影響,它們將不會再擴散出新的癌細胞。這就意味著,心臟分泌的荷爾蒙能起到徹底控制人體癌細胞的作用!   

在此後長達10個月時間裡,威斯利的實驗小組幾乎對所有惡性腫瘤細胞,包括前列腺腫瘤、卵巢腫瘤和大腸腫瘤等,都進行了反復的荷爾蒙滅癌細胞實驗   

最後,他們得出了如下結論:心臟分泌的荷爾蒙,通過直接殺死癌細胞和抑制癌細胞DNA合成,以及癌細胞的生長,來發揮效力,而非加速癌細胞的自我解體 

並且,這四種荷爾蒙還有助於降低人體血壓,並提高排泄人體內過量的水和鹽分的能力。這意味著:它們不僅對治療癌症有效,對緩解冠心病的症狀和腎衰竭,也都有療效。   

這個研究結果是如此令人驚訝和振奮。在費城召開的美國內分泌學會的年度會議上,威斯利的這項全新發現成了最引人矚目的熱議。   

心臟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分泌這種神奇物?都是威斯利需要進一步研究的課題。   

此後,威斯利的實驗室立即著手在動物身上做活體實驗。在老鼠體內的實驗結果顯示:借助荷爾蒙療法,他們在短時間內治癒了患有人工胰腺癌和乳腺癌的病老鼠   

同時,即使是在腫瘤沒有完全消失的情況下,老鼠體內的腫瘤,也會大大縮小,而且不會發生任何轉移。 其中,影響血管擴張的那種荷爾蒙,抗癌效果最強。尚未發現心臟分泌的這種荷爾蒙,對老鼠有任何毒性副作用。   

威斯利還挑選了100個自願者,分別對他們處於各種情緒狀態下的心臟荷爾蒙分泌情況,進行了跟蹤採集發現:

人的情緒越高昂,心情越愉悅,人的心臟分泌的荷爾蒙就越充沛。

反之,人處在痛苦、擔憂、抑鬱等消極狀態時,心臟幾乎完全停止分泌這種激素物質。

由此,千百年來困擾人類的絕症自癒「底牌」被徹底揭開了:只有在身患重病時,保持心情愉悅,積極求生的患者,心臟才有可能分泌救命的荷爾蒙。當這種荷爾蒙達到一定量的時候,才能殺滅體內的癌細胞或抑制它們的生長,從而達到不治自癒的生命奇跡!    

 

由此看來,上帝其實給所有絕境中的生命,都留了最後一道出口,這也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後一件禮物。只是這一張終極底牌,人類不走到生命的盡頭,往往看不到它!   

威斯利向全世界公佈這張上帝的終極底牌後,舉世震驚。這等於為每一個絕望的生命,都帶來了重生的福音!

當美國最權威的報紙《紐約時報》的記者在採訪中,盛讚威斯利這項發現的不同尋常時,誰也沒想到,威斯利竟會情緒十分低落地說:“西醫鼻祖希波克拉底早在西元前5世紀就說過,並不是醫生治癒了疾病,而是人體自身戰勝了疾病。”   

但是,我對這句話的領悟卻太遲了。

如果我早5年明白這個道理,我的同窗、優秀的物理學家詹姆斯,就不會在我的無知勸阻下,喪失他本有權得到的這最後一件禮物了。”   

有人稱“你身體內部其實就是太陽系和宇宙——你的心臟是太陽,是你身體系統的中心;你的器官則是行星,而就像各大行星依靠太陽維持平衡及和諧一樣,你身體的所有器官也都是靠你的心臟來維持平衡及和諧。”   

加州心臟數理研究院的科學家指出,在心中感受到愛、感恩與感謝,能夠提升你的免疫系統,增加重要化學物質的產出,增加身體的活力,降低壓力荷爾蒙的水準、高血壓、焦慮、罪惡感及倦怠,而且可以改善糖尿病患者體內葡萄糖的調節機制,愛的感覺還能讓心跳的韻律更和諧。

心臟數理研究院並指出,心臟的磁場比大腦磁場強五千倍,而且範圍可以從你的身體延伸出去好幾公尺遠。   

中國古人對心的論述:“中國古人以為心是思維器官,所以把思想的器官、感情等都說做心,故有“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這裡就產生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是古人錯了嗎?“思考”應該是大腦的功能啊!”看到加州心臟數理研究院科學家的研究,感到中國古人的論述可能是對的。也有可能是至今我們對“心”的研究還遠遠不夠。

心臟的功能決不僅僅只是輸送血液的一個泵。

癌症自癒的思考:——超級好心態與超然生活,使心臟啟動了自癒機制。   

把死亡看透,視死如歸。死亡是每一個人必然的歸宿,任何人都沒有例外,人是從大自然中來,也將必然回歸大自然,沒有什麼好悲傷和恐懼的,視死如歸。再也沒有壓力,徹底放鬆。壓力是人們生病的誘因,沒有了壓力,不會再有新的疾病產生,治癒已有的病痛,也會有好的作用。

心臟要的不多,所以人人只要天天開心,時常快樂,不能夠給心臟太多太大的壓力,避開憂悶,輕鬆自在,讓你我的心臟承接更多更好的正能量,心臟健康則百病不侵!

 

**********  聖經中一些最經典的經文 *********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

心中喜樂,面帶笑容;心裡憂愁,靈被損傷。

*****************

關於醫學界文獻研究心臟分泌荷爾蒙

抗癌資料

部分文獻如下

1 Kangawa K and Matsuo H: Purification and complete amino acid

sequence of a-human atrial natriuretic polypeptide (a¬hANP).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118: 1312-139, 1984.

2 Geller DM, Currie MG, Siegel NR, Fok KF, Adams SP and

Needleman P: The sequence of an atriopeptigen: a precursor of

the bioactive atrial peptides. Biochem Biopys Res Commun 121:

802-807, 1984.

3 Seidman C, Bloch KD, Klein KA, Smith JA and Seidman JG:

Nucleotide sequences of the human and mouse atrial natriuretic

factor genes. Science 226: 1206-1209, 1984.

4 Atlas SA, Kleinert HD, Camargo MJ, Janusezwicz A, Sealey JE.,

Laragh JH, Schilling JW, Lewicki JA, Johnson LK and Mack T:

Purification, sequencing and synthesis of natriuretic and

vasoactive rat atrial peptide. Nature 309: 717-719 , 1984.

5 Kennedy BP, Marsden JJ, Flynn TG, DeBold AJ and Davies PL:

Isolation and nucleotide sequence of a cloned cardionatrin

cDNA.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122: 1076-1082, 1984.

6 Lazure C, Seidah NG, Chretien M, Thibault R, Garcia R, Cantin

M and Genest J: Atrial pronatriodilatin: a precursor for

natriuretic factor and cardiodilatin. FEBS Lett 172: 80-86,

1984.

7 Nakayama KH, Ohkubo H, Hirose T, Inayama S and Nakanishi S:

mRNA sequence for human cardiodilatin-atrial natriuretic factor

precursor and regulation of precursor mRNA in rat atria. Nature

310: 699-701, 1984.

8 Zivin RA, Condra JH, Dixon RAF, Seidah NG, Chretien M, Nemer

M, Chamberland M and Drouin J: Molecular cloning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DNA sequence encoding rat and human atrial

natriuretic factor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1: 6325-6329,

1984.

9 Vesely BA, McAfee Q,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peptides decrease the number of human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cells. Eur J Clin Invest 33: 998-1005, 2003.

10 Vesely BA, Song S, Sanchez-Ramos J, Fitz SR, Solivan SR,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peptide hormones decrease the

number of human breast adenocarcinoma cells. Eur J Clin Invest

35: 60-69, 2005.

11 Vesely BA, Alli AA, Song S, Gower WR Jr., Sanchez-Ramos J

and Vesely DL: Four peptide hormones specific decrease (up to

97%) of human prostate carcinoma cells. Eur J Clin Invest 35:

700- 710, 2005.

12 Gower WR Jr., Vesely BA, Alli AA and Vesely DL: Four

peptides decrease human colon adenocarcinoma cell number and

DNA synthesis via guanosine 3’5’-cyclic monophosphate. Int J

Gastrointest Cancer 36: 77-87, 2006.

13 Vesely BA, Eichelbaum EJ, Alli AA, Sun Y,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Urodilatin and four cardiac hormones decrease human

renal carcinoma cell number. Eur J Clin Invest 36: 810- 819,

2006.

14 Vesely BA, Eichelbaaum EJ, Alli AA, Sun Y,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cardiac hormones cause cell death in 81% of

human ovarian adenocarcinoma cells. Cancer Ther 5: 97- 104,

2007.

15 Eichelbaum EJ, Vesely BA, Alli, AA, Sun Y,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cardiac hormones decrease up to 82% of human

medullary thyroid thyroid carcinoma cells within 24 hours.

Endocrine 30: 325-332, 2006.

16 Vesely BA, Alli AA, Song S, Sanchez-Ramos J, Fitz SR,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Primary malignant tumors of the heart:

Four cardiovascular hormones decrease the number and DNA

synthesis of human angiosarcoma cells. Cardiology 105: 226-233,

2006,

17 Vesely BA, Eichelbaum EJ, Alli AA, Sun Y,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cardiac hormones cause cell death of melanoma

cells and inhibit their DNA synthesis. Am J Med Sci 334: 342-

349, 2007.

18 Vesely BA, Eichelbaum EJ, Alli AA, Sun Y,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our cardiac hormones eliminate four-fold more human

glioblastoma cells than green mamba snake peptide. Cancer Lett

254: 94-101, 2007.

19 Vesely BA, Song S, Sanchez-Ramos J, Fitz SR,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Five cardiac hormones decrease the number of

human small-cell lung cancer cells. Eur J Clin Invest 35: 338-

398, 2005.

20 Vesely BA, Fitz SR,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Vessel

dilator: Most potent of the atrial natriuretic peptides in

decreasing the number and DNA synthesis of human squamous lung

cancer cells. Cancer Lett 233: 226-231, 2006.

21 Vesely DL, Eichelbaum EJ, Sun Y, Alli AA, Vesely BA, Luther

SL, and Gower WR Jr.: Elimination of up to 80% of human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s in athymic mice by cardiac hormones.

In Vivo 21: 445-452, 2007.

22 Eichelbaum EJ, Sun Y, Alli AA, Gower WR Jr. and Vesely DL:

Cardiac hormones and urodilatin eliminate up to 86% of human

small-cell lung carcinomas in mice. Eur J Clin Invest 38: 562-

570, 2008.

23 Nojiri T, Hosoda H, Tokudome T, Miura K, Ishikane S, Otani

K, Kishimoto I, Shintani Y, Inoue M, Kimura T, Sawabata N,

Minami M, Nakagirl T, Funaki S, Takeuchi Y, Maeda H, Kidoya H,

Kiyonari H, Shioi G, Aral Y, Hasegawa T, Takakura N, Hori M,

Ohno M, Miyazato M, Mochizuki N, Okumura M and Kangawa K:

Atrial natriuretic peptide prevents cancer metastasis through

vascular endothelial cell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2: 4086-

4091, 2015.

24 Oikawa S, Imai M, Ueno A, Tanaka S, Noguchi T, Nakazato H,

Kangawa K, Fukuda A and Matsuo H: Cloning and sequence analysis

of cDNA encoding a precursor for human ANP. Nature 309: 724-

726, 1984.

25 Nemer M, Chamberland M, Sirois D, Argentin S, Drouin J,

Dixon RA, Zivin RA and Condra JF: Gene structure of human

cardiac hormone precursor, pronatriodilatin. Nature 312: 654-

656, 1984.

26 Greenberg BG, Gencen G., Seilhamer J, Lewicki J and Fiddes

J: Nucleotide sequence of the gene encoding human ANF

precursor. Nature 312: 656-658, 1984.

    全站熱搜

    老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