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4...赴美尋醫記:其實很多癌症病人是可以不死的

北京時間: 2016-07-01 10:57:41           

我不是醫師,更不懂化療、電療,只是一個普通的二期癌症病人,卻因為採用我自己認為對的自然方法,迅速治癒癌症,感謝主!!!!

另外,我喜愛蒐集公開的醫學資訊,個人認為不錯的,就引用 PO出來,因專業不足,無法判定文章真假,請小心。

有病就去找醫師。所有本BLOG PO出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均不代表本人的觀點或立場     

【摘要】我很不幸,美國醫生也感嘆「在美國你這個年紀患癌的也不多啊」。我又是幸運的,具有醫生的專業知識,在發現癌症晚期後旋即赴美治療,在美國最終找到了「救命葯」。

回顧這一切時,按媳婦的話說,我又活蹦亂跳了,一口氣上四樓的辦公室都沒問題。

我是一個醫生,家在山東,三代家傳正骨,治病救人習以為常,卻沒想到在38歲時我成了病人——肺癌晚期。我很不幸,美國醫生也感嘆在美國你這個年紀患癌的也不多啊。我又是幸運的,具有醫生的專業知識,在發現癌症晚期後旋即赴美治療,在美國最終找到了救命葯

曾經我特別絕望,以為最多能再活半年。大家都說,癌症晚期就相當於等死,離地獄僅一步之遙。一年多赴美求醫問葯,卻讓我重燃生的希望。我仍然在跟病魔賽跑,但是我的經歷讓我相信,在一代代不斷更新的藥物面前,很多癌症病人其實可以不用死。這是自己的感悟,也是給各位病友的鼓勵:絕望之時再堅持一下,前方就是希望。

肺癌4期:瞬間我就成了絕症病人

當一個醫生被另一個醫生判定死刑時,是什麼心情?

我深有所感。

中秋佳節,全家吃完團圓飯在外遛彎。我又感到左胸有點疼,就到附近同學的醫院那拍了個X光片。這下可好,右側肺部有一個大的結節,大約34公分。馬上又做了個CT,晚上11點,片子出來心裡就基本有數了,癌。

家裡都是學醫的。一分鐘沒有耽擱,次日一大早我們已經趕到了北京著名的一家3字頭醫院。到了醫生辦公室,看著片子,普外科的主任皺了皺眉:肺癌4期,只能保守治療,沒有機會手術。

 “沒有機會手術”短短六個字讓我瞬間拉近了與死亡的距離。

我不死心地問:“能活多久?”醫生認真地看了我一下,嘆了口氣:“不好說,也許半年。”

半年!我獃獃地坐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生辦公室的。60多歲的老爹還是不甘心,又回去追問醫生,後來我才知道醫生告訴老爺子我的肋骨、胸椎和腰椎都有病灶轉移,半年就是客觀估計。

做病人,做絕症病人,原來如此殘忍。

 “正骨慢慢來,癌症不能等”

得知我肺癌4期,醫生圈眾哥們炸開了鍋。第一時間就有一位幫我聯繫了腫瘤醫院,當天我就住進了三環的分院。

下午,一位在沾化行醫的發小打來電話,說要不考慮去美國看病,他提到了一家中介機構,說是國內最大的。巧的是,一會兒我二哥也打電話來提到這家。老爹一聽二話不說,轉身就去了那家機構辦公地。我還記得晚上老爹回來,坐下來就說:“兒,別擔心,定了,去美國最好的醫院。你那麼年輕,啥事沒有!”

老爹從事正骨40多年,慢功出細活。沒想到在我的事情上不到一下午的功夫,就定位到了美國。據那家機構的人後來說,他們也驚訝於老爹的高效,經過和我父親的溝通討論後,那家機構迅速定位美國排名第一的醫院。

用老爹的話說:“正骨可以慢慢來,癌症不能等。”

天無絕人之路

得了癌症,才發現世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打針,打化療針。

為了控制病情,去美國前我先在腫瘤醫院開始了兩個療程的化療(一個療程三周,中間休息一周,最後痛苦到沒能堅持完)。

從早上8點開始打吊瓶一直到晚上6點,總共13袋液體,最小的250毫升,最大的500毫升。前兩天還沒覺得特別難受,輸到第四天就不行了。噁心,不停地吐,吐到膽汁都吐沒了還想吐,到第56天渾身跟散了架一樣,完全沒力氣,想翻身都得靠媳婦幫忙。

回想我這個體格,以前連感冒都很少,平常上午門診,下午手術,平均一天兩三台手術,69個小時都沒事,幾天的化療我就崩潰了。老爹、媳婦天天陪著我,我還得死撐著。到了深夜,有時候我真忍不住哭了,甚至想過:還什麼半年,直接一刀算了!

伴隨痛苦的化療,我又去做了活檢和基因檢測。一周後拿到結果:EGFR19基因突變。

癌症的發生是由自身引起,也就是自身發生基因突變。在國內,這種病的確基本沒治。但真是天無絕人之路,一位在國內腫瘤科當醫生的老同學告訴我,該基因突變在國外有葯可治,建議我一分鐘都不要耽誤,儘快到美國就醫。當時,美國已經有了針對EGFR19基因突變的特效藥阿法替尼,而且療效相當好。

我不敢再多想。大洋彼岸,可能是最後的希望……

赴美後的第二天,我就在媳婦和那家機構翻譯人員的陪同下去了預約好的哈佛附屬醫院。由於剛在國內做了化療就去,我身體很差,走個兩三百米就喘得不行。到了醫院,坐下緩了好一陣,推車走來一位白人護士,很溫柔地問我們“要不要吃點什麼”?推車上擺著餅乾、飲料。雖然我沒有心情吃,但是很驚訝於有這麼漂亮的護士和這麼好的服務。

醫院很大很整潔,連衛生間也是乾乾淨淨,讓媳婦感嘆“這保潔是怎麼做的”。診療區很安靜,由於全是預約制,病人很少,大廳就45個病人,反倒顯得工作人員很多。不管是醫生、護士見到我們,都會遞來一個溫暖的笑容,有的還會用中文說上一句你好

在國際部辦完註冊,采血,半個小時後終於到了大名鼎鼎的A醫生的辦公室。推開門,A一見到我們就立刻站起來,走過來握住我的說:“Hello,Dr.Li(你好,李醫生)!

這一點讓我感觸頗深。在國內,病人見到醫生多半畢恭畢敬,極少有醫生會站起來主動迎接病人(包括我也是這樣,病人太多,哪有這樣的功夫)。

自從這天起,每次見面A都會走過來握住我的手,叫我李醫生,認真的表情常常把我和媳婦都逗笑了。每次結束,他還給我深深的鞠個躬,我連忙也回敬一個,心想這也太客氣。

一坐下來,A醫生開始詳細詢問我發病以前和治療以來的情況,對國內的化療方案予以了肯定。儘管國內化療實在痛苦,但還是有一定效果的。

隨後,我迫不及待地拋出了最關心的問題:“我能活多久?治療的可能性有多大?”A笑著說:你的生存期多少我不知道,不過你放心,你有很大希望能治療。

 “下一步怎麼治療?”我問。

 “已經找到EGFR19基因突變,口服靶向葯最有效。他很肯定地說。為了打消我的顧慮,A醫生又為我專門約了一位胸外科醫生,討論之下確定按A醫生的方案先實行靶向藥物治療,剩下的原發病灶再行手術。

在整個看病過程中,當我問到無話可問時,美國醫生最後還會來上一句:“Do you have any more questions?(還有問題嗎?)作為醫生的我突然意識到,其實醫院、醫生、病人就應該是這樣三位一體。醫院有好的設施,醫生愛護病人,病人尊重醫生,正向循環,這樣才有良好的醫患關係。

有葯才是王道

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無葯,可就是要命的事情。這會兒才知道:美國針對各種基因突變的藥物有10多種,每年還有新的藥物不斷上市,但我國只有4種,最新的都是美國5年前上市的舊藥

作為醫生+肺癌患者,普及一下關於肺癌治療的知識。肺癌是我國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惡性腫瘤,2000年以前,治療方式主要是手術、放療和化療。對於晚期肺癌患者,一般化療的有效率只有20%-40%,平均生存期也就1年左右。真正改變肺癌治療的是靶向葯的問世,被稱為開啟了肺癌精準治療的新紀元。美國的醫療數據顯示,使用靶向葯,晚期EGFR突變的肺癌患者有效率可達70%-80%,平均生存期為2-3年,一些患者的生存期達到5年以上。

2003年以來,美國肺癌靶向葯已經發展到第二代,甚至第三代;而目前我國還停留在第一代,一旦發生耐葯,病人就無葯可用。此外,美國在2015年還批准了2個肺癌免疫藥物,即PD-1抑製劑NivolumabPembrolizumab,而免疫藥物是目前醫療界公認的最有希望徹底治癒癌症的治療方法。

不少媒體曾經報道過,由於複雜的審批流程,國外新葯進入中國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而重症病人根本等不起。

終於在116號早上,我口服了第一片阿法替尼,這是2013年年底美國上市的,國內還沒有,專門針對19號基因突變。

腰疼,竟然是好的徵兆……

想起國內化療時的痛苦,吃藥前我詳細詢問了副作用的問題。如醫生和護士所說,吃了一個星期,主要的副作用就是臉上、胸部和背部一些地方長了皮疹,腳的兩個大拇指甲溝炎,輕微腹瀉。

兩周後,有一天我感覺腰特別疼,當天就去見了A醫生。沒想到他很高興,說這是好變化。你嵴柱上的病灶縮小,會有空洞,在支撐你身體重力的情況下,你會疼十天左右。”

這傢伙真准,我就疼了差不多兩周,每天吃止疼葯。針對止疼葯的副作用醫生也開了葯,我心理上踏實了許多。

身體的改變很明顯。我們住在醫院附近的盛諾公寓,周圍就34棟樓。開始,我連繞著這幾棟樓走一圈都不行,慢慢地我不僅能繞上一整圈,後來還能沿著附近的查爾斯河散步。再後來,我每天在河邊能跑上五公里。

腫瘤縮小60%,多處骨轉消失

服藥五周,驚喜來了!

PET-CT顯示,我嵴柱和肋骨上的轉移都消失了,左側髂骨還有,但骨皮質長起來了,肺部原發病灶縮小了60%

那天是114號(重要的事情我都會記在手機里),媳婦別提有多高興,抱著我一頓眼淚,比知道我得癌症時哭得還厲害,晚上她給我煮了一頓餃子。那頓餃子,真是特別香。

接下來,比較悠閑,每天吃一片葯,然後就是電腦電視吃飯散步。出去之前,我以為肯定還要打吊瓶,要放療,沒想到這麼簡單。我有點不放心,A看我不放心的樣子,笑著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話:你可以接受放療,但是我擔心的不是我看到的,而是看不到的(比如淋巴轉移、血液轉移,這些CT核磁共振都看不到)。看到的我都可以用藥物消滅,所以我不建議放療(因為放療不能用靶向藥物)。

不過,好事多磨。每五周,我會做一次PET-CT。但連續三次下來複查結果都差不多,治療出現了停滯。720號,A說你可能出現了耐葯,要考慮給你換藥。後來穿刺檢查顯示,我果然出現了耐葯基因突變。915號,我開始服用AZD9291,也是每天一片。這是第三代靶向葯,當時還沒有上市,我參加了A推薦的另一家哈佛附屬醫院的臨床試驗,享受了三個月的免費葯。A說這個葯馬上要上市了,臨床三期都過了,對你沒有副作用。服用下來果然,只有輕微的皮疹和甲溝炎。

123號,全身PET-CT和磁共振顯示,髂骨轉移病灶和肺上原發病灶均在縮小。之後服用9291略有咳嗽,其它一切正常。31號,我們決定帶葯回國。走之前,A說如果你下次來做檢查還是咳嗽,可以考慮換藥,列了四個方案。他建議EGF816,是正在臨床試驗的第四代靶向葯,並說只剩一個病灶的時候,就可以做手術。

這會兒我才明白,原來A並不擔心耐葯的問題。美國近兩年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的肺癌靶向葯面世。新葯研發的速度,已經超過了耐葯的時間周期。回想國內有些傷感,目前最新的肺癌靶向葯,還是美國5年前上市的。

美國看病的利弊

人命關天,出國看病到底好不好?一年多下來,我想可以一句話概括:有利有弊,但利肯定大於弊。

一、如上文所說,有葯就是王道。不再贅述。

二、醫患溝通。病人可以盡情發問,醫生也實事求是。A的親切也是讓我感到舒服的一部分。臨走時,他還給了我一張名片,上面有他的私人手機號。一年下來可以說,他不僅是我的主治醫生,也是我的朋友。

三、技術水平。美國的基礎醫學很紮實,A不到50,光讀醫就讀了十幾年,嚴格遵循循證醫學的要求,一絲不苟。一些檢查也比國內先進。以查肝功為例,不用空腹也相當準確。服務也好,每次做CT差不多45分鐘,一個醫生一個護士,護士先來交待所有細節,不時問我有哪裡不舒服。國內通常就是一句:躺下、別亂動,堅持會兒。不過,國內醫生經手的病人多,經驗豐富也是值得肯定的。

四、費用。我只記了大頭的花費,倒是沒有我想像中多。我一共做了6PET-CT,平均一次1萬刀(全身加強不到11),3次磁共振,一次不到4千刀。服用了10個月的阿法替尼,一月6700刀;2個月的9291,一月1.3萬刀(前3個月因為是臨床試驗,所以免費)。每次見醫生,大概600刀、700刀。房租一個月2000多刀。其它的吃和行都是小頭,略去。總計大概20萬刀。當然,接下來可能還要手術,費用還會增加,所以對於經濟條件有限的病友來說,還是需要全盤考慮。

五、心理也是影響健康的重要因素。離家萬里,語言不通。我比較幸福,一是媳婦一直陪在身邊,二是老爹堅持每晚與我跨洋視頻,傳遞給我很多信心;三是入住盛諾公寓的幾乎都是來看病的病人,大家沒事串門聊天互相鼓勵,也是心理安慰。鄰居中有一個從一期臨床就開始服用929170歲老太太,本來腦轉肝轉,去之前都快不行了,結果一年多下來活得好好的,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不是想給國外醫院、給中介機構做廣告,儘管我非常感謝他們;我只想通過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與我同樣不幸的癌症病人,如果經濟條件允許,一分鐘都不要猶豫、一刻都不要停留,趕緊去美國。美國有很多癌症的救命葯,國內根本沒有,短時間內也不會有。為什麼國外的救命葯進不了國內,你們可以自己去百度。現實就是:很多國內無葯可治的癌症,在美國完全可能得到很好的治療。

現在,我每天550起床,6點吃9291615運動。有時還看看門診,昨天還做了兩台手術,從10點到下午1點多,同學來看我見面就是沒想到你恢復這麼好。下一步,我還會回美國去看原發病灶的情況,只要能非常穩定就是我的目標。看美國的發展趨勢,新葯層出不窮。A說,堅持三年,可能攻克癌症。像我這樣的癌症病人就在跟時間賽跑,每多活一年,就越接近癌症被攻克的那一天。期待如此。

來源:天涯論壇

文:山東李醫生

責編:祥和

URL(本文網址):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722956

全站熱搜

老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